低代码是数字技术服务实体经济及互联网研发结构优化的基础能力

低代码是数字技术服务实体经济以及互联网研发结构优化的重要能力和必然趋势。低代码在海外的兴起和发展都比较早,已经出现多个独角兽。海外的科技巨头对低代码的投入和重视程度都很高。

其中,微软Power Platform平台是面向所有企业员工提供的低代码或者无代码工具,它被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称之为“微软2019年及以后最大的赌注之一”。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全球高级副总裁梁乃明认为“传统方式将提需求的业务部门和执行需求的技术部门割裂开来,沟通、执行效率低下,有时候开发出来的产品和业务人员最初的设想相差甚远。而低代码平台提供了一个简单易用的软件开发框架,让技术小白也能做程序,减少了业务部门和技术部门之间的沟通障碍”。

低代码在国内还处于较早期的发展状态。 作为国内科技巨头,阿里巴巴也致力于利用数字技术扎扎实实服务好实体经济,协助企业、社会和政府提高产业系统和效率。工业互联网也是大家都熟悉的重点方向。其中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出席了2021年世界互联网创新与突破论坛,他有提到,未来一个重要趋势就是低代码。工业互联网需要大量系统建设,最清楚应该建什么信息系统的人,是这个岗位上的员工;低代码能够让这些最懂业务的人,不用懂专业编程就能开发,提高协同和创新效率。网易副总裁、网易数帆总经理汪源曾提到未来面向数字化转型所带来的机会更需要的三种能力,其中之一就是“低代码能力”,未来基本的软件开发能力,将成为绝大多数人能力金字塔的基础之一。未来低代码开发也许就像word、ppt等办公软件一样,是大多数人都可以掌握的基础能力之一。

另外,互联网经济高度饱和,吴晓波在年终秀演讲中曾表示,互联网已变成了一个劳动密集型的产业 。今天中国最大的三家电器公司,格力8万人,美的17万人,海尔10万人,中国最大的汽车公司一汽12万人,最大的饮料公司娃哈哈3万人,最大的服装企业雅戈尔5万人,最大的服装连锁公司海澜之家2万人;而互联网公司腾讯10万人左右,阿里巴巴25.5万人左右,字节11万人等等,甚至比一些传统行业的员工人数还多。已经由一个虚拟经济高科技企业变成了一个劳动密集型的研发人员密集的一个产业,所以从劳动力成本来讲,它已经饱和了。互联网公司在研发层面,可能也需要低代码技术做一些研发结构上的优化 ,以缓解研发人员需求的压力。特别是在面对存量环境等大环境挑战下,业务研发创新要求又非常大。国内低代码倡导者和推进者、InfoQ全球架构师峰会低代码专题首届出品人、腾讯IEG增值效能负责人陈阳(Younger)认为,“低代码 /无代码将是目前开发结构上的一种新的补充,让开发人员能够有更多精力聚焦业务逻辑及创新”,陈阳特别强调,低代码并不是替换或取代,更多的是补充和创造更多可能性。

目前在国内除了华为、阿里巴巴、网易、腾讯等巨头在低代码赛道发力外,也涌现出了一些不错的低代码企业。2021年12月6日,由企业数字化发展共建共享平台、云计算标准和开源推进委员会(CCSA TC608)联合举办的“低代码/无代码赋能企业数字化转型主题沙龙”圆满落幕。会上,中国信通院云大所副所长栗蔚公布了首批“低代码/无代码推进中心”成员名单,包括阿里云宜搭、网易数帆、有信云、伙伴云等。 “低代码/无代码推进中心”是由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联合招商局、五矿集团、宝武集团、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等行业龙头企业策划成立,旨在积极响应市场需求,开展低代码/无代码相关标准研究、规范低代码/无代码产品的能力水平、推进低代码/无代码技术发展和行业应用,助力企业进入数字化转型快车道。

低代码已经是许多云平台的必备能力、是数字技术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能力,也是互联网公司的研发结构上的优化手段。低代码是一种重要趋势。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didaima.org/?id=70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